<video id="fln79"></video>
    <th id="fln79"></th>

                <track id="fln79"><th id="fln79"><span id="fln79"></span></th></track>
                <dl id="fln79"><th id="fln79"><meter id="fln79"></meter></th></dl>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使國企在供給側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

                2017年09月29日 07:24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編者的話】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經濟工作的主線,國有企業作為我國國民經濟的骨干和中堅,對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有重要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定不移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使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這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指明了方向。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的內在邏輯是什么?目標和任務是什么?實現路徑是什么?我們約請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原主席季曉南對此進行深入論述。

                  一、國有企業與供給側改革的內在聯系

                  國有企業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間存在著緊密的內在聯系和邏輯關聯。使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這一重要論斷很有現實意義,是由國有企業的歷史使命和重大責任、重要地位和功能作用以及國有企業改革的關鍵性和基礎性作用等因素決定的。

                  第一,國有企業在我國承擔著十分重要的歷史使命和重大責任。國有企業是推進國家現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是我們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通過加強和完善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加強和改進國有企業黨的建設,使國有企業成為黨和國家最可信賴的依靠力量,成為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決策部署的重要力量,成為貫徹新發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力量,成為實施“走出去”戰略、“一帶一路”建設等重大戰略的重要力量,成為壯大綜合國力、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力量,成為我們黨贏得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勝利的重要力量。這是對國有企業歷史使命和重大責任的新論斷新概括,也是黨中央對國有企業發揮作用的新期待新要求。

                  第二,國有企業在我國供給側中處于十分重要的地位。一方面,國有經濟的規模龐大;另一方面,國有企業在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處于支配地位。中央企業在我國航天、航空、船舶、汽車、通訊、電力、軍事裝備、石油天然氣、銀行、保險等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以及高鐵、核電等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領域和行業處于支配地位,承擔著重要的經濟、政治和社會責任。應該說,國有企業在我國供給側中處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國有企業改革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方面。

                  第三,國有企業布局結構調整對結構性調整具有重要影響。國有資本應向關系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和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向重點基礎設施集中,向前瞻性戰略性產業集中,向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優勢企業集中。雖然經過多年調整,但國有企業仍面臨著布局結構不合理、戰線太長、分布太散等問題,而且不少國有資產處于產能嚴重過剩的行業,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產能”的重點對象。中央企業布局和結構不合理,影響到國有企業的經濟效益,也影響到我國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要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能否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一個關鍵就在于能否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中央企業面臨的布局結構不合理的問題需要通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逐步解決,這使得中央企業本身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對象,而中央企業解決布局結構不合理的問題也是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動力,將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揮重要積極作用。

                  第四,國有企業是我國創新驅動的主力軍。創新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重要作用。提高企業的創新發展能力,是增強企業發展質量和競爭力的重要舉措,有助于為進一步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從技術創新能力和技術創新成果的重大價值等方面看,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無疑是我國技術創新的主力軍,為我國技術創新作出了巨大貢獻,但與中央企業擁有的技術創新能力相比,中央企業的創新成果還有相當差距,這就要求通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更好激發國有企業的內生動力,充分釋放國有企業的創新能力,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作出更大貢獻,在這方面,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正因為國有企業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存在著緊密聯系,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所以,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定不移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使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

                  二、國有企業推進供給側改革的目標任務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了2017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4項重點任務:一是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二是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是著力振興實體經濟,四是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國有企業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就要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積極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特別是在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和著力振興實體經濟方面,發揮帶動作用,重點要完成以下幾個方面的目標任務。

                  一是努力化解過剩產能。化解過剩產能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補”的一個重要任務,重點是推動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經批準,從2016年開始,用5年時間壓減中央企業鋼鐵煤炭現有產能的15%左右,爭取用兩年時間壓減現有產能的10%左右。目前這項工作已取得積極成效,未來還要在化解相關領域過剩產能上下大功夫。

                  二是全力處置僵尸企業。處置“僵尸企業”是化解過剩產能的重要舉措,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牛鼻子”。2016年,國務院國資委要求爭取用三年時間基本完成“僵尸企業”的處置任務。2017年中央企業要完成300戶“僵尸企業”的處置任務和500戶特困企業的專項治理。

                  三是大力推進“瘦身健體”。大力推進中央企業“瘦身健體”,是指大力壓縮中央企業的管理層級和減少法人單位,這是國有企業提質增效的重要途徑,也是國有企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措施。管理鏈條過長、法人單位過多,容易導致國有企業機構臃腫、信息失真、效率不高甚至管理失控。針對這一問題,2016年5月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壓縮管理層級,力爭在3年內使多數央企管理層級由目前的5至9層減到3至4層、法人單位減少20%左右。

                  四是積極推動兼并重組。國有企業兼并重組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也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的重要舉措。中央企業的兼并重組主要包括三種路徑:強強聯合,橫向重組;優勢互補,縱向合并;集中資源,專業化整合。2015年中央企業完成了12戶6對企業的重組,在此基礎上2016年又有10戶中央企業完成重組,兼并重組的成效也開始顯現。2017年中央企業的重組將按照成熟一對重組一對的原則繼續推進。

                  五是加快降低財務杠桿。“去杠桿”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五大任務”之一,降低企業負債率則是“去杠桿”的一個重要措施。一方面,企業負債率過高會增加企業的財務負擔,制約企業的持續健康發展;另一方面,企業負債率過高會推高全社會的杠桿率,為可能發生的系統性金融風險留下隱患。國務院國資委確定了中央企業降低財務杠桿的目標任務,要圍繞這一目標,多策并舉加緊落實,有效降低企業負債率。

                  六是著力推動創新發展。創新貫穿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全過程,是五大發展理念之首。國有企業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關鍵是要充分激發和釋放科技創新的能力和活力,營造良好的創新環境。重點要從4個方面進行努力,包括,加強對科技創新工作的組織領導;整合和調動創新資源;營造鼓勵創新的文化氛圍;深化科技創新體制機制改革,等等。

                  三、深化國企改革實現提質增效

                  提高經濟運行的質量和效益,既是增強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的必然要求,也是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的內在需要。對企業來講,提質增效也是不懈的追求和永恒的主題。國有企業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必須緊緊圍繞提質增效這項緊迫任務,認真落實“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改善產品供給、大力開拓市場,強化管理提升、狠抓降本增效,促進創新調整、增強發展動能,健全體制機制、鼓勵干事創業,確保全面完成提質增效各項目標任務。

                  一是要在降成本上下功夫,向費用管控要效益。近年來,國內實體企業經營成本上升較快,已經成為影響企業持續發展的突出因素。我國實體企業成本居高不下,是由內外兩方面因素造成的。比如,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企業的能源成本、物流成本、融資成本、用地成本等明顯偏高。外部因素造成實體企業成本偏高,需要國家通過深化改革和調整政策等來解決。而對企業依靠自身努力可以降低的經營成本,企業應眼睛向內、苦練內功,強化全員、全要素、全過程成本管控,創新成本費用管控方式和機制,提高資金管理水平和利用效率,切實把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降下來。

                  二是要在去產能上下功夫,向盡快“止血”要效益。產能過剩是影響國有企業效益的一個重要因素,去產能是實現中央企業提質增效的一個重要途徑。去產能涉及債務處理和職工安置,推進中央企業去產能,一方面,要按照已經確定的目標任務,優化方案、細化措施,堅持一企一策,扎實推進去產能和處理“僵尸企業”的工作,對不符合國家能耗、環保、質量、安全等標準要求和長期虧損的產能過剩企業,堅決進行“關停并轉”;另一方面,要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妥善處理“僵尸企業”處置過程中的債務問題,充分保障各方合法權益,防止發生逃廢債務。此外,還要高度重視職工安置工作,確保職工的合法權益。

                  三是要在重組整合上下功夫,向資源配置要效益。重組整合是推進國有經濟布局和結構調整的重要措施,也是實現國有企業提質增效的重要選擇。在重組整合上下功夫,主要是加快實施“四個一批”,具體講就是,鞏固加強一批,實現安全保障功能;創新發展一批,搭建調整重組、科技創新、國際化經營平臺;重組整合一批,推進強強聯合、專業化整合、企業內部資源整合,開展并購重組;清理退出一批,清理不良、低效無效資產,退出效率低下、長期虧損、扭虧無望企業,淘汰落后產能,化解過剩產能。

                  四是要在推進“雙創”上下功夫,向創新驅動要效益。推進“雙創”,既可以加快動能轉換,又可以實現提質增效。要創新“雙創”的平臺和體系,中央企業要利用技術、人才、資金、資源優勢,搭建線上線下“雙創”平臺和眾創空間,吸引眾多中小微企業成為創新共同體,形成開放高效的技術創新體系,提高創新效率。此外,還要不斷完善創新體制機制,完善科技人才評價機制,加大科技人才激勵力度,激發科技人員創新活力和動力。

                  五是要在深化改革上下功夫,向激發活力要效益。向改革要效益,就要緊緊圍繞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改革重點,力爭突破國有企業改革的難點。比如,在完善法人治理結構方面,重點是完成公司制改革、加強董事會建設、把黨的領導與完善公司治理統一起來;在形成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方面,重點是深化內部三項制度改革、大力推行職業經理人制度、深化國有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重點是積極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在試點的基礎上擴大范圍,等等。(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原主席 季曉南)

                (責任編輯:王婉瑩)

                精彩圖片
                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香港:2021历史开奖记录,2021年香港港六 彩开奖号码,香港内部精准免费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2021正版免费资料全年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