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fln79"></video>
    <th id="fln79"></th>

                <track id="fln79"><th id="fln79"><span id="fln79"></span></th></track>
                <dl id="fln79"><th id="fln79"><meter id="fln79"></meter></th></dl>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張永生:碳中和下中國可能開啟下一個“40年奇跡”

                2021年05月11日 09:24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今天講的技術創新,是在全球碳中和這個大背景下的創新。我自己有兩個大的判斷:第一個判斷是,全球碳中和意味著傳統工業時代的落幕,一個新發展時代的開啟。第二個判斷是,碳中和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戰略機遇,中國有可能開啟下一個“四十年發展奇跡”。

                  第一個判斷的依據是,目前有120多個國家承諾或者以各種形式承諾碳中和目標。這些國家的碳排放已經占了全球70%左右,經濟也占全球大部分。如果只是總量還不足以說明問題,關鍵是其中有很多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也承諾了碳中和。這么多發展中國家承諾碳中和,就是一個轉折性大變化。它意味著低發展水平的經濟體可以通過低碳方式實現經濟起飛,不再像過去一樣走“先高碳、再低碳”的倒U型曲線。這種發展路徑,在傳統工業時代是完全無法做到的。

                  第二個判斷,為什么說中國有望開啟下一個“四十年發展奇跡”。從1978年到現在,大數是40年。1978年的時候,沒有人能夠預見到40年后的今天,中國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這是那些經濟學模型完全算不出來的。這就是市場的神奇作用。從現在到2060年也是40年,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之所以有這個判斷,我從經濟學理論來說明。

                  一是從經濟學的基本原理看,經濟學是相信市場作用的。很多經濟學家不認為資源枯竭、能源枯竭會是一個問題,因為相信市場會解決這些問題。如果傳統資源和能源出現短缺,市場上就會有新的資源和能源出來。如果相信這點的話,2050年或者2060年碳中和是什么概念呢?其實就相當于,假定2050年或2060年全球化石能源枯竭,我們如何打造一個繁榮的新世界。如果這樣思考問題,其實就不用太擔心。況且,現在新能源、電動車、5G、互聯網等,在市場上已經很成熟了。雖然這種轉型非常艱巨,但還有40年空間發展新能源、電動汽車等。如果這樣想未來的話,2060年就不會悲觀,而是非常繁榮的未來。這是經濟學相信的。

                  二是從市場的實現機制來看,所謂市場技術創新,實際上就相當于一個新的產品和分工的出現。這個分工出現是有很多條件的。它需要有遠見卓識打破“雞生蛋、雞生雞”的困境,即沒有雞就沒有蛋,沒有蛋就沒有雞。因為厭惡風險,沒有綠色成功證據的時候,人們就不會采取行動,企業或者政府都是這樣的,但沒有行動又沒有證據,比如電動樁和電動車,沒有電動樁就不會有電動車,沒有電動車就不會發展電動樁。但是,新古典標準經濟學是給定分工結構下去研究資源配置問題,難以為這種新的分工結構的出現提供理論支撐。它研究的問題是,在已經有電動車和電動樁的情景下,生產多少電動車和電動樁的邊際分析問題,而不是在燃油車的舊結構下考慮如何跳到電動車和電動樁的新結構上。所以,新古典標準的研究方法和理論框架是有問題的。現在討論電動車,很多也是在燃油車的思維狀態下進行討論,很多人就覺得沒有商業機會。不是沒有商業機會,而是這種思維方式使人們看不到潛在的商業機會。人類社會走到今天,并不總是因為歷史的必然,很多是由偶然因素導致的。一旦走到一個路徑上,就會出現路徑依賴。因為不可持續,現在傳統的發展道路走不下去了,必須要換軌道。

                  三是任何新的產品、新的技術創新,最開始出來的時候,都比較昂貴,大都是奢侈品,但是隨著市場分工與專業化的演進,價格會大幅度下降。我們看光伏、風能、電動車的發展軌跡,就可以見證這個過程。這個就是市場的神奇。目前,新能源已經可以同傳統能源在市場上競爭。如果考慮到傳統能源的外部成本,實際上新能源的成本更低。按照目前新能源的發展趨勢,今后新能源會成為非常廉價的能源。

                  四是我們現在的商業模式大都是在傳統工業時代形成的,不適應現在新綠色發展時代的要求。在新綠色發展時代,經濟的內容和組織方式都會發生很大變化。傳統工業時代主要是生產工業產品,用流水線方式大規模生產同質化的產品。相應地,商業模式也相對簡單,就是生產什么賣什么。但是,現在很多有價值的東西,不一定就是非常容易直接交易的物質產品。比如,個性化體驗的東西。現在電動車不只是“兩個替代”,即不是簡單地用電機替代內燃機,也不是自動駕駛替代司機,而是對汽車進行重新定義。它不是汽車里裝電腦軟件,而是電腦上加汽車外殼,賺的錢不只是賣汽車的錢,而是包括汽車相關的各種衍生服務內容。這反過來又會進一步帶來生活方式的改變。智能電動車實際上是一個不同于傳統汽車的新概念,需要新的商業理念和商業模式。為什么現在投資電動車的,很多都是中國最成功的互聯網企業?因為這些企業的思維方式,很大程度上就不屬于傳統工業時代。他們最能理解新綠色發展時代的商業機會,并用新的商業理念和商業模式去抓住機會。從智能電動車可以看出,市場已經對新的商業機會發出了明確信號。

                  五是現在講技術創新,路徑和大方向非常重要。很多人可能希望在不改變現在發展方式情況下,通過技術創新來實現低碳。他們甚至設想依靠在空氣中大規模直接捕獲碳來實現碳中和。雖然碳捕獲可以降低碳,但是人類真正要解決的是可持續發展問題,碳只是其中一個維度。如果還用工業化的邏輯來“頭痛醫頭”,是不可能解決問題的。另外一個例子是儲能。很多人將缺乏大規模儲能技術視作新能源發展的一個巨大障礙。但是,中國現在有3.72億汽車,如果跳到全部是電動車的市場結構,每個汽車都是分布式的移動儲能單元。如果它們同智能電網連接,這種新的商業模式出現的話,可能就不需要過于依賴大規模儲能技術。因此,分工結構的跳躍和新商業模式的出現,可能使技術路徑完全不一樣。從這個視角看,大規模儲能技術路線,可能更像是傳統工業時代的思維方式。

                  六是在新綠色發展時代,中國很多東西在全球是有領先優勢的,并且都是民營在主導,非常有國際競爭力,包括光伏、風能、電動車、機器人、5G、互聯網、高鐵、特高壓等。我們可以看到,一旦中國認定要做什么東西,很快就會趕超。像風能、太陽能、電動車的研發、制造和市場份額等,2000年早期還只是美國的零頭,但現在已經遠遠把美國甩到后面。中國現在有3.72億輛汽車車,每年銷量2500萬輛,如果全部換成電動車,將成為巨大的新增長來源。新能源如果5年倍增一下,從現在到2060年有40年,還有8個倍增時間。不要看現在非化石能源只占15%左右,但幾個倍增時間下來,局勢就會完全改觀,所以不是太大問題。現在更重要的,是生活方式的改變。很多人都希望通過技術的改進來解決可持續發展問題。實際上,很多時候,他們都是綠色工業文明的思維,希望在不深刻轉變傳統工業化模式的條件下,只是像換一個汽車零部件一樣,就可以用新技術將現在的問題解決。實際上,我們還有更深層次的問題,一定需要發展范式的轉變。從生活方式上、從價值體系上都發生大的系統性轉變,才真正能夠解決我們現在的不可持續問題。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 張永生 本文是在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博智宏觀論壇月度研判會上的發言)

                (責任編輯:馬常艷)

                張永生:碳中和下中國可能開啟下一個“40年奇跡”

                2021-05-11 09:24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余下全文
                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香港:2021历史开奖记录,2021年香港港六 彩开奖号码,香港内部精准免费资料,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2021正版免费资料全年资料